<em id="bkrfk"></em>

<sup id="bkrfk"><menu id="bkrfk"></menu></sup>

    <dl id="bkrfk"><ins id="bkrfk"></ins></dl>

    <em id="bkrfk"><ol id="bkrfk"><mark id="bkrfk"></mark></ol></em>

    嘉峪關詩話

    來源:2018年10月09日字體:

    觀文殊口道場歌

    程世綏

    我昔尋花如尋山,不惜萬里相躋攀。

    我今愛山如愛酒,豈辭競日杯在手。

    春深聯轡聽鶯鳴,上登培塿下澤藪。

    欣聞雪嶺有珠宮,文殊涅槃棲此中。

    祉今番僧闡象教,廣張罪福誘愚蒙。

    撞鐘吹螺供奉具,貝葉婁啰朝復暮。

    觀者云集施金錢,老少牛驢塞行路。

    就中首座屬阿誰,竟說沙彌是導師。

    三生公案吾不曉,前塵幻影姑闕疑。

    獨愛神清膚玉雪,光音原與常兒別。

    不學陽翟貨居奇,安知造就非上列。

    是日惡伎進西涼,牛鬼蛇神鬧佛場。

    夜叉雙鬢渾彌戾,修羅兩掌尤披猖。

    我為皺眉深惋惜,如此道場真戲劇。

    剎那倒豎以凌夷,掠影希光紛狼藉。

    歸途瞪目再尋山,山笑人忙我自閑。

    靜中省識西來意,靈鷲端的滿人間。

    于今重掃尺宅去,好與白云常往還。


    《觀文殊口道場歌》是一首七言古風,屬于歌行體。描寫清朝乾隆時文殊山秀美的風光,再現當時文殊山大型廟會活動的盛況,表達作者鐘愛自然寄情山水的情趣。“道場”即佛教禮拜、誦經、行道的場所。作者程世綏,清代江南休寧(今安徽休寧)人。乾隆二年(1739年)奉調甘肅,任整飭(chì)肅州分巡道。這首詩就是他在肅州任上寫的。

    全詩分四段。開頭至“文殊涅槃棲此中”為第一段,共八句。詩人以“愛山”、“尋山”入題,點明全詩主旨,并暗扣詩題文殊山。“春深”即暮春時節,嘉峪關、酒泉一帶已在農歷四月左右,此時適逢文殊山一年一度農歷四月初一至初八的廟會。文殊山在酒泉西南三十里處(今甘肅肅南裕固族自治縣祁豐鄉)的文殊溝內,與嘉峪關市南文殊鎮文殊村毗(pī)鄰。有南北兩山,層巒疊嶂,溝壑縱橫,歷史上溝內林木蔥翳,清泉溪流,蔚然生秀,被譽為“佳峪”。據傳文殊菩薩曾顯靈說法于此,山上早期建有文殊古剎和石室洞窟,“林泉秀美,澗壑寂寥,神光現于長空,石室藏于畔側”(見元太子喃塔失《重修文殊寺碑》),山因以得名。文殊山石窟始建于十六國時期的北涼(公元401-433年),寺廟創于唐貞觀年間,北魏太子拓拔恪(kè)以此處藥水神泉沐浴,痼疾痊瘉,遂布施大修其廟,延及明清一千六百余年間,其前山、后山的奇峰異巒之上,廣建寺廟梵宇達70余院、160余座,融佛教、道教、尼姑道會于一體,“珠璣鏤飾,煥若神宮”(見《晉書·張駿傳》、《十六國春秋》),并在巖壁上鑿窟造像繪畫,久有“小西天”之稱,成為河西地區著名的佛教圣地。相傳唐僧西天取經,曾途經文殊山,在小雷音寺朝拜進香。

    “祗(zhǐ)今番僧闡象教”至“安知造就非上列”為第二段,共十四句。描寫“導師”講經說法,精闡教義,“道場”上燈燭輝煌,香煙繚繞,云幡布列,眾僧人誦經之聲、“撞鐘吹螺”之聲此起彼伏,充盈殿堂,迴蕩山谷;各族百姓云集于此,善男信女祈禱還愿,焚香禮拜,是昔日文殊山廟會的真實記錄。

    “番僧”指藏、蒙等族的喇嘛。文殊山的喇嘛寺以前山“大經堂”(文殊菩薩殿)為最大,該寺為河西地區著名的藏傳佛教圣地。據記載昔日尼泊爾圣尊拉撒爾修行于印度,坐禪于此,于74歲(藏歷木兔年)圓寂于此,留有法衣、法器及文殊菩薩像,后遭兵燹(xiǎn),其物蕩然無存。西藏圣僧薩迦·班智達在形如佛塔的山根找到熠(yì)熠生輝的佛像。三世達賴喇嘛亦在此講經三月之久,據傳曾目睹文殊菩薩真容,遂在其顯靈處開鑿石窟,供奉其像,又于窟外造殿,并親自主持開光大典。此后該寺即被人們頂禮膜拜,中外僧侶、學者、商賈(gǔ)紛紛慕名而至,極一時之盛。清代時文殊寺有二三百僧人住寺誦經,可見當時規模之大。該殿后山頂為昔時藏傳佛教徒祈求豐稔、人畜平安和祭祀神靈之處,稱為“俄博”。

    “不學陽翟貨居奇”句引用典故。是說戰國末陽翟大商人呂不韋在趙國都城邯鄲遇見入質于趙的秦國公子異人(子楚),呂欲利用他作政治交易,稱為“奇貨可居”。后來呂不韋游說秦國華陽夫人促秦王立子楚為太子。子楚即位,任呂不韋為相國(《史記·呂不韋列傳》。呂不韋以公子異人為“奇貨”為自己換取功名利祿,這個典故在詩中是反其意而用之,贊揚說法的“導師”們以普度蕓蕓眾生為己任,不欲不妄,不貪財利。

    “是日惡伎進西涼”至“牛鬼蛇神鬧佛場”為第三段,共八句。寫眾喇嘛和舞伎戴面具扮夜叉、修羅等佛教中兇惡猛健的護法神跳“護法”群舞的場面。“西涼”當指酒泉,因十六國時李暠所建的西涼政權遷都在酒泉。喇嘛教中這種扮兇神惡煞的“護法”群舞本是一種禳(ráng)災的儀式,這種跳神的宗教形式用以顯示神的威力以護衛佛祖和佛門信徒,并為人們祈福、禳災、驅鬼。除藏族外,今蒙古族、滿族等少數民族的宗教儀式中多有類似的活動,剎,指佛寺。犀即犀渠,一種古代傳說的神獸,置于寺廟外用以驅除鬼魅。“剎犀倒豎”,“掠影希光”再現了當時“護法”群舞的情景。

    詩的最后六句為第四段。回歸主題,抒發詩人于山水中尋求解脫,在自然中蕩滌塵念的豁達胸境,并與詩的開頭照應。“山笑人忙我自閑”,詩中借“山笑”抒發“人”與“我”各有所求,各有所好,忙者自忙,閑者自閑的感慨。“人”與“我”同來文殊山,并各自用不同的方式尋求精神寄托和心靈慰籍,各自尋求自我心態的平衡,不過前者寄托在“佛”而后者寄托在“山”。“人忙”和“自閑”是理解全詩的詩眼所在。

    在形式上這首詩采用“歌行體”。“歌”和“行”都是樂曲之意,二者名異而實同。其特點一是音節、格律比較自由,平仄(zè)要求比較寬。同一首詩中可根據需要換韻。二是字數和句數多少不限,可多可少、可長可短,不像格律詩那樣有嚴格的限制。三是它的形式采用五言、七言和雜言的古體,句法靈活富于變化。(作者 周大成)


    作者:周大成 責任編輯:韓燕玲

    嘉峪關日報
    官方微信

    嘉峪關新聞網
    官方微信

    时时彩3把赢了200万

    <em id="bkrfk"></em>

    <sup id="bkrfk"><menu id="bkrfk"></menu></sup>

      <dl id="bkrfk"><ins id="bkrfk"></ins></dl>

      <em id="bkrfk"><ol id="bkrfk"><mark id="bkrfk"></mark></ol></em>

      <em id="bkrfk"></em>

      <sup id="bkrfk"><menu id="bkrfk"></menu></sup>

        <dl id="bkrfk"><ins id="bkrfk"></ins></dl>

        <em id="bkrfk"><ol id="bkrfk"><mark id="bkrfk"></mark></o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