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krfk"></em>

<sup id="bkrfk"><menu id="bkrfk"></menu></sup>

    <dl id="bkrfk"><ins id="bkrfk"></ins></dl>

    <em id="bkrfk"><ol id="bkrfk"><mark id="bkrfk"></mark></ol></em>

    彭輝:紀錄片是國家永恒的記憶

    來源:2018年09月30日字體:

    記者  楊亮    


    “紀錄片是一個國家的相冊,但我更愿意把它理解為國家的記憶,因為相冊是可以丟失的,而記憶是永恒的。”國家一級導演、國際評委彭輝說,紀錄片就是要用它特定的屬性表達一個故事。

    為什么叫紀錄片而不叫故事片?彭輝認為,紀錄片的特定屬性是真實,而不是虛構,不像劇情片可以用演員扮演,比如國家電網的一個故事,你用紀錄片的形式拍攝,20年以后它依然如故,因為你記錄了當下,這是不可復制的,而用演員拍攝的劇情片50年以后絕對做不到這一點。

    彭輝說,我2000年拍攝的紀錄片《平衡》,剛開機的時候,關注度不是很高,2000年公映后受到關注,陸川導演找我還改編成了故事片,現在回過頭看《平衡》,如果18年以后的今天,我們再把演員請來演一遍,肯定不真實,因為它已經成了國家的記憶。

    彭輝說,為什么現在的紀錄片包括行業片不吸引人,關鍵就是我們沒有花更多的精力和時間去講接地氣的人物故事。為什么新媒體吸引人?因為它有互動的環節,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特別接地氣。

    彭輝說,今年在深圳拍改革開放40年的故事,我換了一個角度,把鏡頭對準了默默無聞的付出辛勞和汗水的各行各業的人,雖然我拍了很多紀錄片,但這一次我覺得非常有意義。比如有一次我跟水務工作者去做零壓測試,忙了一夜到第二天早上5點多,這些水務工作者一點也不覺得累,想想他們,他們可是常年日積月累經常如此。這就是真實的影像,它的每一個鏡頭都寫著真實二字,不管時間綿延有多久,鏡頭定格的那個瞬間,將成為永恒。


    作者: 責任編輯:韓燕玲

    嘉峪關日報
    官方微信

    嘉峪關新聞網
    官方微信

    时时彩3把赢了200万

    <em id="bkrfk"></em>

    <sup id="bkrfk"><menu id="bkrfk"></menu></sup>

      <dl id="bkrfk"><ins id="bkrfk"></ins></dl>

      <em id="bkrfk"><ol id="bkrfk"><mark id="bkrfk"></mark></ol></em>

      <em id="bkrfk"></em>

      <sup id="bkrfk"><menu id="bkrfk"></menu></sup>

        <dl id="bkrfk"><ins id="bkrfk"></ins></dl>

        <em id="bkrfk"><ol id="bkrfk"><mark id="bkrfk"></mark></o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