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bkrfk"></em>

<sup id="bkrfk"><menu id="bkrfk"></menu></sup>

    <dl id="bkrfk"><ins id="bkrfk"></ins></dl>

    <em id="bkrfk"><ol id="bkrfk"><mark id="bkrfk"></mark></ol></em>

    嘉峪關詩話(三十六)

    來源:2018年09月18日字體:

    嘉峪關詩話

    (三十六)

    周大成

    游千佛洞

    汪漋

    古郡敦煌遠,幽崖佛洞傳。

    建垣新日月,訪勝舊山川。

    竇啟琳宮現,沙凝法象填。

    神工勞擘劃,匠手巧雕鐫。

    排列云迢遞,嵌空境接連。

    金身騰百丈,碧影肅諸天。

    貝葉雙林展,維摩一榻眠。

    威尊龍象伏,慧昭寶珠懸。

    大地形容盛,靈光繪畫宣。

    莊嚴揮四壁,妙善寫重巔。

    門擁層層塔,巖盤朵朵蓮。

    恒河難指數,法界豈云千。

    側立衣冠偉,分行劍佩聯。

    炫奇疑異域,締造自何年。

    宗子唐家繼,西涼李氏延。

    但誇衹樹景,不惜水衡錢。

    霜雪時頻易,兵戈代屢遷。

    汗塵迷凈土,戰血染流泉。

    闃寂憑誰顧,摧頹實可憐。

    茲逢清塞暇,閑眺化城邊。

    色相嗟多毀,丹青訝尚鮮。

    問禪無釋侶,稽首冷香煙。

    字落殘碑在,叢深蔓草纏。

    徘徊荒剎外,懷往意悠然。

    這是一首描寫敦煌千佛洞精美壁畫和造像的記游詩。千佛洞是莫高窟的俗稱,建于前秦建元二年(公元366年),歷經北涼、北魏、北周、隋、唐、五代、宋、西夏、元近一千年的發展過程。現存洞窟492個,窟內共有壁畫45000平方米,彩塑造像2400余身,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佛教藝術寶窟,1987年與嘉峪關同時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布為人類珍貴文化遺產。

    作者汪漋,滿洲鑲黃旗人,安徽休寧(今安徽蕪湖)人。康熙甲戌(1694年)進士。歷任翰林院侍講、編修、侍讀學士,參編《佩文齋群芳譜》、《康熙字典》等。雍正間任廣西、江西等省巡撫。曾督修兩淮高家堰及浙江仁和、海寧海塘等江南水利工程。多次在河西、新疆任職。雍正四年(1726年)以光祿少卿奉命負責督建瓜(安西)、沙(敦煌)新城及關外各城堡。雍正六年(1728年)新城告竣,寫了《游千佛洞》詩并題于洞窟壁上。

    這首詩的大意是:古郡敦煌山川靈秀,荒僻巖崖開鑿寶窟。受命督建瓜、沙新城,城工告竣訪幽探勝。一朝洞開琳宮忽現,,佛地慘淡流沙堵塞。神工巧匠擘畫雕鐫,排排洞窟蜂巢相連。大佛金身九層百丈,群仙身姿振肅天界。釋迦涅槃菩提樹間,維摩安眠臥榻之上。修行羅漢力比龍象,寶珠四射智慧金光。四壁圖案燦爛奪目,精美壁畫登峰造極。寶塔蓮房莊嚴肅穆,展現三千大千世界。側立菩薩氣度嫻雅,佩劍武士勇猛威嚴。炫奇圖象疑為異域,何年開創經營締造?西涼李氏廣修功德,溯源大唐皇室宗親。一朝易代戰火頻催,佛門凈土慘遭破敗。塑像損毀壁畫破殘,莫高寶窟久失香火。殘碑斷碣埋于蔓草,對此荒剎猶思徘徊。

    千佛洞位于敦煌東南25公里的鳴沙山與三危山之間的崖壁上。第一個開創千佛洞的是十六國前秦時的僧人樂僔,時間在前秦苻堅建元二年(366年)。后來又有個法良禪師在樂僔開的佛窟旁開鑿了第二個石窟。此后到這里朝拜的香客、僧侶漸漸增多,紛紛在這里開窟、造像、建寺。到唐代最盛時,莫高窟已有“窟龕千余”。

    敦煌莫高窟藝術作品主要是彩塑和壁畫,藝術造詣極高。塑像大都能根據人物的身份、年齡、心理等特征,恰如其分地表現人物的性格特征,刻劃內心活動,令人感到生命在泥土里躍動。如菩薩彩塑袒胸露臂,風度嫻雅,面帶微笑,又似在沉思。天王塑像顯示了男性的健美、威嚴,儼然古代的武士形象,令人望而生畏。再如釋迦牟尼的明哲睿智,迦葉的天真純樸,阿難的深沉世故……莫高窟所有的人物造像一個個靈動飛揚栩栩如生,與其說是天界的神靈,還不如說是現實社會中有血有肉的人。

    莫高窟的壁畫內容復雜形式多樣,有佛說法圖、佛傳故事圖、神話人物圖以及山水、建筑、裝飾圖等,人物形象鮮明,構圖生動形式自由,是古代勞動人民匠師的偉大創造。這些佛教藝術通過這些古代藝術家的彩筆,構成了一幅幅富有人間氣息的動人作品,處處閃耀著天才和智慧的光芒。壁畫中有許多反映生產勞動、政治歷史和社會生活的畫面,具有很高的美學和史料價值。壁畫中的飛天形象尤其美妙瑰麗最為動人。輕盈的飄帶,隨氣流旋轉,使這些美麗活潑的形象遨游天空,姿態輕盈,無與倫比。

    兩宋以后,由于海上交通日益發達,中國和西方各國的往來多走海道,陸上“絲綢之路”慢慢失去其重要地位。到了明朝嘉靖年間實行“閉關絕貢”,統治者放棄了嘉峪關以西的地方,敦煌城成為邊外荒涼之地,與內地完全隔絕,莫高窟也隨之在人們的記憶中淡薄下去,無聲無息地躺臥在西北邊陲的沙漠中度過了三百多年。直到公元1900年(清光緒二十六年)莫高窟發現石室藏書才一舉轟動國際學術界,成為世界所矚目的一顆東方光亮的寶石。這是莫高窟的幸運,也是莫高窟的厄運。因為當它一旦為世人所知的時候,帝國主義侵略者的魔爪便立即伸進他的胸膛來了。

    宋代景祐二年(1035年),黨項族西夏國王李元昊進襲敦煌,莫高窟的寺廟僧眾避亂他鄉。臨逃之前,他們把不便帶走的佛像、經卷、繡畫、文書、雜抄等物件封藏在一個洞窟的復室里(即今編號為莫高窟第十七窟),再在外面砌上墻,并把泥壁涂抹整齊,繪上壁畫,做了精細的偽裝。后來戰亂平息,逃難的僧人卻一去不復返,這些稀世之寶就在黑暗的復室里隱藏了將近900年。直到公元1900年,這批藏經及重要文物被一個庸俗不堪的王道士偶然發現。王道士名圓箓,原籍湖北麻城,因家鄉遭災,逃難輾轉來到甘肅酒泉,在敦煌出家當了道士。清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五月二十六日,王道士正在清除石窟甬道的積沙,墻壁由于失去多年來外加的支撐力量,裂開了一條縫,隱約窺見里面藏有東西。便挖開壁縫,現出了一間黑暗的石室,高約160公分,寬約270公分,里面堆滿了古代有關宗教、哲學、歷史、文學、藝術等珍貴文物約五萬件。由于其中大部分是佛經,大家就把這個密室叫做“藏經洞”。

    藏經洞的發現引起了帝國主義分子的垂涎。絲綢之路上外國魔鬼的黑手紛紛伸向了敦煌。英國人斯坦因、法國人伯希和、日本人吉川小一郎和桔瑞超、俄國人鄂登堡、美國人華爾納先后用種種卑鄙手段盜去了大量珍貴文物,使中國文化蒙受了一次巨大的損失。

    敦煌文物被劫掠以后,敦煌的名字響遍全球,研究敦煌文物形成了一門世界性的顯學—敦煌學。敦煌學的研究至今已有八十余年了,在這期間,國內外學者尤其是中國、日本、法國、英國、美國、印度等國學者勤奮努力,做出了貢獻。建國后,敦煌學的研究別開生面,在常書鴻、段文杰、樊錦詩等幾代學者孜孜不倦的努力下,敦煌學的故鄉已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敦煌學研究中心。



    作者:周大成 責任編輯:韓燕玲

    嘉峪關日報
    官方微信

    嘉峪關新聞網
    官方微信

    时时彩3把赢了200万

    <em id="bkrfk"></em>

    <sup id="bkrfk"><menu id="bkrfk"></menu></sup>

      <dl id="bkrfk"><ins id="bkrfk"></ins></dl>

      <em id="bkrfk"><ol id="bkrfk"><mark id="bkrfk"></mark></ol></em>

      <em id="bkrfk"></em>

      <sup id="bkrfk"><menu id="bkrfk"></menu></sup>

        <dl id="bkrfk"><ins id="bkrfk"></ins></dl>

        <em id="bkrfk"><ol id="bkrfk"><mark id="bkrfk"></mark></ol></em>